Tag标签 | 站点地图 | 收藏本站
浏览量

鸿雁-新闻频道-和讯网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08-10

  鸿雁:大型水禽,中国家鹅的祖先。通常所说鸿雁、豆雁、灰雁、白额雁等,通称“大雁”。主要栖息于开阔平原和平原草地上的湖泊、水塘、河流、沼泽,迁徙时几十只、数百只汇集在一起,列队而飞,古人称之为“雁阵”。钱塘江流域有少量越冬,多为旅鸟。

  鸿雁于飞,天空是背景,高而远而阔的天空。鸿雁,是和云朵一起飞翔的。长空为纸,白云为伴。鸿雁,在一张以天蓝色为底的大纸上写“一”字、写“人”字。儿时,秋天,站立在沙土地上,我仰头望天,大声地喊:“大雁大雁,排个一字!大雁大雁,排个人字!”据说大雁懂人语,让它写个“一”字,它就把“人”字撇捺拉长,组个“一”字。让它写个“人”字,再把撇捺收回。

  我不清楚传说是否真实,不过,凡见大雁南飞,必向着天空高声喊叫,乐此不疲。可惜我不会飞,我要能飞,一定尾随而去。

  沙地人说的大雁,可能是鸿雁,也可能是豆雁、灰雁、白额雁。雁飞太高,不能摘下来细看,所以,直到现在,依然傻傻分不清。钱塘江流域,凡是大雁,多为过客,也不细究。但我仍喜欢说成是鸿雁。说成鸿雁时,感觉更加辽阔些。

  我不是鸿雁,但仍可想象鸿雁那一种辽阔。从北方从草原,从一个季节的尽头起飞,一直向南,飞越千山万水,数千公里,到南方过冬。这是一条辽阔的征途,除了天空,除了飞翔,对未来与终点一无所知。对一无所知,我们有与生惧来的恐慌,但它们必须启程。这是作为一只候鸟的使命。

  过去,鸿雁传书,是信使,是象征。“云中谁寄锦书来,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”诗人看见鸿雁,就想到了信。看到信,就想到鸿雁。信是绑缚在雁足上的,锦帛所书,云中所寄,所以,又称“雁足、雁帛、雁书”。这是一封奢侈的书信,由一对翅膀,飞过千里万里经过千难万难送达。谁知这一路,它停歇过几回?挣脱了几张网?翻越了几座山?跨过了几条河?绕过了多少个枪口?飞过多少个日出日落?

  当年,据说是用弓箭来收取这一封奢侈的信的。收信的方式也有些奢侈,你必须有一张好弓,还必须能拉圆这张弓,能把天空射出一个洞来。大漠孤烟,长河落日,在我的想象中,必是一个拥有辽阔胸怀的人,才能举得起那张弓。而作为一个诗人,自是不会、亦是不必跃马引弓。不必收信,亦不必启信,只远远一望:好。来信了!

  信是写给你的,也是写给我的,写给他的,谁望见,便是给谁的。这是一封大自然寄给人类的信。信的内容,一目了然:“八月初一雁门开,鸿雁南飞带霜来。”一个季节结束,一个季节开启。鸿雁有信,这个“信”,不只书信,而是作为一只候鸟的使命和诚信。所以,明知一路辛苦,风尘仆仆,但仍是毅然决然地踏上了这条辽阔的征途。

  离开生养之地,飞越几千里,很辛苦。飞过千山万水,但只能“集于中泽”,找不到安定的居所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征途辽阔,鸿雁的内心也很辽阔,用自己并不宽大的翅膀,一遍一遍地去征服。而勤劳的人们,在大地上手脚不停地向前,向前。看不到尽头,却不会停止前进,停止劳作。他们用劳作关上一个季节的门,又用劳作开启另一个季节的门。如果手可以是翅膀,他们就是贴着地面低飞的鸿雁,飞翔在一条没有尽头的征途。

  望见天上飞过的鸿雁,听见“哀鸣嗷嗷”,内心顿时有了血脉相通、同病相怜的恻恻。勤劳的人们,一起唱一首忧伤而辽阔的歌:

  勤劳的人们,与雁一样有信,明知劬劳无边无际,没有尽头,仍马不停蹄地劳作,用勤劳的双手送走又迎来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。他们高声唱着关于鸿雁的歌,关于辽阔的歌。歌声难免忧伤,却并不妨碍辽阔。

  虽身体被绑缚,但内心仍可辽阔。我再次想起儿时高而远而阔的天空,想起排成“一”字、排成“人”字的鸿雁,内心也有辽阔,也有忧伤。

相关阅读

推荐阅读
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2012-2016 威澳门尼斯人1068com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©威澳门尼斯人1068com

备案号:豫ICP备11024441号-16